西小調。

偶尔练琴偶尔画画

*哥哥看了《你的名字》以后写了人生中第一篇同人文(ノ*°ᆺ°)ノ

*他不好意思发出来_(:3」∠)_

*我帮他发


*相遇之后的故事


*作者:安静的玩

*以上


    1

   

  “等一下啦!你走得那么快,我怎么跟得上嘛!”

  “就快到山顶了。”

  “我累了啦!”

  我回头看着气喘吁吁的三叶,或许确实走得快了一些。

  “那就休息一会吧。”

  我在旁边随意找了一块比较大的岩石坐下来,把水壶拧开,递给了瘫在身旁的三叶。

  “讨厌,不管走了多少次,还是会觉得很累。外婆说有一次我居然能背着她上山,怎么可能嘛!何况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你只不过是变胖了吧,每次约会都大吃大喝,这是必然的结果。”

  “能不能不要那么直接,我已经很烦恼了。”

        三叶瞪了我一眼。

  “而且你根本只是在乎你的钱包而已。”

  不想回答她。我转过头,望向阳光照耀下的糸守湖。尽管发生了那样的灾难,甚至于形状都发生了改变,都并未影响它应有的景色。

  依旧是熟悉的美丽。

  

  ————————————

  

  自与宫水三叶邂逅以来,已经过去了五个月。

  尽管我们素昧平生,但彼此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熟悉感,如同我们早已认识对方一般。不久我们便顺理成章的开始约会、交往。

  虽然三叶比我大三岁,但我们相处的时候就像两个同龄人,我总是会照顾她,而她也乐于向我撒娇,似乎本应如此。

  不得不说,三叶真是一个理想的交往对象,个性开朗随和,家务样样精通,尤其擅长针线活,非要说有什么缺点的话,恐怕只有她对于咖啡厅和其中食物那异乎寻常的渴望了。每次约会她总是能把我带进一家新的咖啡厅,点菜单上的招牌食物,吃之前小心翼翼的用手机拍照,吃完后再让我买单。虽然我不讨厌去咖啡厅,但我的钱包怕是不这么想。

  毕竟我还没有找到工作。

  见鬼,司和真太都工作几个月了,我居然还无人问津。司也就算了,连真太都不如,我真是想不通。是我的理念有问题?还是和所有人说的一样,我真的不适合穿西装?

  总之,我的钱包逐渐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就在我犹豫是要先找司还是先找真太的节骨眼上,三叶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邀我在她假期的时候一同回她的家乡糸守町来待几天,费用由她全包。

  看来我没理由拒绝。

  

  ————————————

  

  虽然灾难已经过去了八年多,但糸守町的重建工作一直没什么实质近展,一方面是因为政府对受灾地区的封锁,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当地居民心中的阴影尚未散去。尽管当时三叶身为町长的父亲通过一次偶然的避难演习使全町人民奇迹般的避开了灾难,但依然避免不了町内居民的流失。听三叶说,她最好的两个朋友已经在东京开始了新生活。就连三叶的妹妹四叶,也选择在东京的高中就读。整个宫水家中,只剩下三叶的外婆依然坚守在此,居住在政府分配的住宅里,靠缝纫度日。

  “这位是立花先生。”

  外婆看到我,似乎感到有些惊讶。端详了十几秒之后,才把开始尴尬的我和三叶请进了屋子里。

  “哦,是立花先生啊,快请进吧。”

  晚饭期间,三叶一直在滔滔不绝的和外婆讲述着她在东京生活的种种体会,其中关于咖啡厅的内容占了很大一部分。而我则完全被晾在了一边,有时间思考一些别的事情。

  这不是我第一次来到糸守町,五年以前,我曾经来过这里,爬上了町里的神山,独自待了一夜。但为什么不远万里从东京前来,又为什么在神山上过夜,我完全没有概念。我只知道自那天后,一种强烈的感觉不断驱使着我寻找着某人,直至遇见三叶,发现她也在寻找我为止。

  三叶告诉我,她也有相同的感受,相信我就是她一直在寻找的那个人,但却不知道为何而寻找。

  “明天去?”

  “对,明天下午你和立花先生去神山上看一下土地神吧,之前你一直没空回来,四叶忙于学业,我腿脚又不好,自从神社被毁后就一直没有去过,也该去看看了。这次还有立花先生在,我也放心一些。”

        听起来东京体验谈暂时告一段落了。

  “好的,外婆。但不该早一些出门吗?”

  外婆没有回答,起身离开了。

  

  ————————————

  

  “休息好了吗?接着走吧。”

  我看向身边的三叶,她似乎还没完全缓过来。

  “能多休息一会吗?我很久没有爬山了。”

  三叶眼巴巴的看着我。

  “再不快点可就要天黑了。”

  “外婆真是的,都说要早点出门啦。”

  三叶不情愿的站起来,继续往上爬。

  很快,我们便到达了山顶,不远处便是土地神的所在。太阳变得火红,黄昏已经到来,夜晚也不远了。

  “快点吧,或许还能在天黑前赶下山。”

  “好……啊!泷!我的头绳!”

  不知从哪来的一阵风,将三叶的头绳吹跑了。

  “真是的,系紧一点啦。”

  风并不是很大,我只用了几步,便拾起了头绳。

  “啊,谢谢,泷。”

  我握住头绳的一端,将另一端伸向在夕阳中小跑过来的三叶。

  黄昏。

  逢魔之时。

  一阵眩晕感忽然袭来。

  三叶放慢了脚步,脸上呈现出疑惑。

  

  祭奠。

  

  结灵。

  

  眩晕在加剧,三叶的身影逐渐变得模糊,与另一个年轻女孩的身影重叠在一起。

  

  不能忘却的名字。

  

  必需寻找的人。

  

    ……


  你的名字是?

  

  终于,三叶蹒跚着走到了我的身前,伸手握住了头绳的另一端。

  仿佛一颗彗星贯穿了我的思维。

  

  三叶。

  

  三叶?

  

  三叶!

  

  等回过神,眼眶中的暖流已经无法控制,面前的三叶也早已泪流满面。

  这一刻起,我们终于真正找到了彼此。

  

  2

  

  “对不起先生,您现在不能进来。”

  我强忍住破门而入的冲动,眼睁睁的望着护士将门重新合上。

  我迟到了半个小时。在三叶最需要我的时候。

  接到电话时,我正在和客户讲解一个非常重要的设计项目。尽管四叶的口气很急迫,我还是硬着头皮做完了讲解,才抓起外衣冲向停车场。

  “你是不是不打算见姐姐一面了!?”

  愤怒的四叶没有给我答话的机会便挂断了第二通电话。

  这份工作对我很重要,当年我几乎参与了东京地区所有建筑设计公司的面试,无一例外的以失败告终。就在我已经开始考虑如何向三叶解释我恐怕要离开东京时,这家日本顶端的建筑公司破天荒的向社会招聘一名实习设计员。抱着最后一搏的心态,我报了名。

  面试当天非常不顺利,三叶居然记错了面试的时间,把我所有的西装都送去了干洗店,以至于我只能穿着便装面对考官。强装镇定的讲完一直以来坚持的设计理念后,我垂头丧气的回到家里,着手做前往外地的准备。意外的是,我第二天便收到了录用通知,理由是欣赏我不随大流,坚持自我的风格。

  自此之后,我非常卖力的工作,相信如此欣赏我的公司不会再有第二家。努力得到了回报,如今我已有了自己的团队,成了一名项目主管,取得了一些值得骄傲的成就。

  然而值得骄傲的项目主管现在不得不在医院的走廊中焦急的来回踱步。


    ————————————

  

  “我讨厌医院。”

  三叶和我说过,她喜欢东京几乎所有的地方,除了医院。

  三叶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便因病住院直到离世,这导致了三叶父亲的出走,也让年幼的她留下了阴影。除此之外,三叶自己也曾经体验过死亡前的恐惧感,医院作为离死亡最近的地方,只会勾起她不好的回忆。因此,只要是在家能解决的健康问题,她从来不进医院。

  尽管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心有灵犀,但我还是无法理解三叶所体会过的那份恐惧。

  不知不觉,我加快了踱步的频率,焦虑感正在累积,这个时候不应该想这些事情。

  想点好事吧。


    ————————————

  

  我回忆起克彦和早耶香的婚礼。为了维系糸守町的传统,宫水神社在新的地址上得以重建,作为少数得到政府出资的项目,听说三叶的父亲在其中出了不少力。也正因神社的重建,让一直因地点未定而一拖再拖的婚礼得以在神社顺利举行。

  作为神社的巫女,三叶和四叶从婚礼开始就一直忙个不停,直到客人都离场之后,她们才终于得以休息。

  “泷哥!”

  三叶在我身边坐下,四叶站在一旁叉着腰,一副生气的样子。

  “你究竟打算什么时候向姐姐求婚?”

  这突然的质问令我一时无言以对。四叶见我没开口,不爽的拍了拍三叶的肩膀。

  “三叶和你不一样,你不要觉得你还比较年轻就可以放着她的终身大事不管,如果你敢抛弃姐姐,那怕一次献上十年份的口嚼酒,我也要请土地神诅咒你!”

  十年份的口嚼酒吗,可能真的可以请得动。我正这样想着,身旁的三叶回话了。

  “四叶你能不能不要把我说的那么老!这是大人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泷,我们出去走走吧。”

  “我已经是成年人了啊!”

  没有理会身后气急败坏的四叶,我们离开了神社。

  沿着糸守湖畔走了许久,一路上三叶都在分享她与克彦和早耶香过去的故事,我也饶有兴致的听着。

  “真好啊,他俩终于在一起了,我一直希望他们能成一对呢。”

  三叶转身望着糸守湖,叹了一口气,悠悠的说着。

  “泷。”

  三叶回过头,看了我一眼,又转了回去。

  “我……其实还是有点在意四叶所问的问题的。”

  三叶把头低了下去。

  我摸出了装在兜里的小方盒,打开。

  “关于那个问题,我可以回答‘现在’吗?”

  三叶猛地抬起头来,惊讶的看着我手中的戒指。楞了几秒后,便大笑起来。

  “就不能再浪漫点吗,真不想答应你。”

  “呃,你知道我不擅长这些的。”

        我感觉自己脸颊发烫。

   “我早该想到的,因为今天是个好日子,就勉强原谅你吧。”

  三叶伸出了左手,让我把戒指戴上。

      “你欠我的哦。”

  糸守湖反射的阳光让三叶的笑颜更加灿烂。

  直到今天,我也没好意思告诉三叶,我带着那枚戒指整整一个月,就是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

  

  “哇~~~”

  房间里传来的啼哭声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出来。

  “宫水先生,可以进来了。”

  我急忙冲进门内,映入眼帘的首先是产床上筋疲力竭面带微笑的三叶,然后是她身旁显然想要吃了我的四叶,最后,我的视线落在了那个奇迹般的小家伙身上。

  “是健康的女孩子,恭喜您,宫水先生。”

  我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

  

  “真失望,为什么是一个女孩子,这样不就不能替我实现多年来当一名东京帅哥的梦想了吗。”

  床上的三叶假装生气的看着身旁的婴儿,但没过多久,眼神便转变成了慈爱。

  “这个梦想我不是已经帮你实现了吗?”

  “你只帮我实现了东京那部分而已。”

  啊,真让人生气,算了。

  不论如何,是一个女孩子倒让我很高兴,至于为什么——

  “已经想好了吧?”

  护士拿着登记表走进了房间。

  “多可爱的宝宝呀,让我问问你,你的名字是?”

  

  ——我想是因为不必再费脑筋想名字了吧。

  

  3

  

  “就按这样去做吧。”

  “是,社长。”

  室长拿着厚厚一叠手稿离开了神社,我也终于有机会坐下来享受凉了的早餐。

  “一大早就让他过来啊,偶而也要放松一下,太严厉会被部下讨厌的。”

  三叶在一旁说道。

  “没有办法,彗星博物馆是町上近几年最大的项目,可怠慢不得。”

  通过多年的奋斗,我在建筑设计界已经小有名气,得到了资本支持,创立自己的公司,也有了一群忠诚的部下,终于得以将坚持了多年的设计理念发扬光大。我不会忘记,是糸守町给予了我最初的设计灵感,但这些年来一直没有机会能够回报。

  直到最近,政府才终于解除了彗星撞击地区的封锁,决定建立生态保护区,同时计划利用这里的研究成果建立一个博物馆。一听到这个消息,我便毫不犹豫动用各种关系将项目抢了下来,并且亲自参与设计。

  终于能够回报糸守町,等了这么久,连五叶都已经到了上高中的年纪。

  想到这里,我看了一眼手表。

  “说起来,今天五叶不是要和你一起准备祭拜的吗,怎么到现在还没起床。”

  祭拜土地神的日子快到了。外婆过世之后,按照惯例,三叶接任了神社的住持,五叶也成为了神社的巫女,为此,我们还特地安排五叶来糸守町就读。经过几年的时间,现在的五叶已经能够熟练地完成巫女的各项工作了。

  “是有点奇怪,五叶平常起的都挺早的。”

  三叶话音未落,五叶的房间内便传来了一声惨叫。

  “没事吧?”

  三叶焦急的问道。

  过了一会,才听到五叶的回答。

  “俺……俺没事。”

  有哪里不对劲,我决定去看看情况。

  还没等我起身,五叶便自己走了出来,没有扎头发,穿着完全不搭的上衣和裙子,明显不是今天应有的形象。

  这是怎么回事?五叶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状况,我心中充满了疑惑,望向三叶,却发现她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我向三叶皱了皱眉头,表达自己的疑问,五叶则在桌前坐下,一言不发。

  三叶注意到了我的暗示,便指了指她自己和我,同时笑着眨了眨眼睛。

  我顿时明白了三叶的意思,忍不住也露出了笑容。

  随后我灵机一动,决定来一个恶作剧。看着三叶狡黠的眼神,我知道她和我想的一样。

  如同之前给五叶生日惊喜时,我和三叶在桌子下面伸出手指,共同进行着无声的倒计时。

  三。

  二。

  一。

  我们带着笑,一起转头看向显然无比焦虑的五叶,异口同声道:

  

  “你的名字是?”


END

评论 ( 18 )
热度 ( 128 )

© 西小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