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小調。

偶尔练琴偶尔画画

[索香]装逼犯

好看好看喜欢黑道文~比心~最后绿藻削苹果太男友力啦!!!甜翻www

啊燃_世界第一的山吹:

*黑手党系列第三弹 9000字一发完


*最后一篇了!!!!!!应该每一个跟我讲过梗的小可爱都写到了!有的说了好几个的先缓缓哈…
这个其实是除了魔术师之外第一篇想好的文,然后特意放在最后做终章!也不知道算不算惊喜了…很感谢一直以来这么多人喜欢我w然后点这个梗的小可爱是一直,从我重新入坑到今天,一直给我比小爱心的人之一!我觉得估计我每篇文的评论都能有她w 就真的很开心!努力不当咸鱼!爱你!! @西小調。


*突然400粉!!谢谢大家这么爱我这个咸鱼(暴风哭泣


————————


冷兵器的时代已经过去,格斗的盛潮在19世纪就消失殆尽,连街头不入流的混子手里都有一把陈旧但擦的发亮的左轮。


但总有人把格斗术视作浪漫,比如腰上总挎着不合时宜的三把长刀的罗罗诺亚和硬生生凭一双腿就能跟人拼命的罗罗诺亚。当然,后者是冠夫姓。


山治一本正经的跟他说以后要把罗罗诺亚写在他的名字前面的时候索隆直接折断了手里的一只笔。


"你抽什么疯?"索隆吃惊的问他,他实在是太明白他这个爱人那扭曲的三观,让他在女人面前跌份还不如给他一刀来的痛快,主动提出这种要求让他不得不怀疑对方是不是真的被一刀削了脑子。


山治十分好脾气的撑在他的桌子上,"嘛,顶着你的名头做事总是比较方便的。最近西岸那边不是很太平,我需要一个罩得住场子的金主。"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微笑一副万事好商量的样子,但是索隆心知肚明如果他拒绝这个要求那他可能得重新订一张红木桌子了,或者甚至重新把他的办公室装修一遍。


但是让山治这么容易得偿所愿就不是他了,索隆饶有兴致的放下钢笔,"我倒是蛮好奇你是怎么克服你那扭曲的心理障碍的,你说个我满意的答案出来,给你办场婚礼我都愿意考虑一下。"


山治耸了耸肩,"我要拿到自由出入西岸的通行证,就只好勉为其难来让你帮这个忙,不然你以为老子愿意光明正大的跟你扯上关系?"


索隆向后靠在椅背上,一副明显不信的表情。


"…好吧你明知道最棒的会所都在西岸,总之不管你同不同意从老子走出这个门开始就要叫罗罗诺亚了。"山治把手抱在胸前,用十分流氓不要脸的眼神瞥了他一眼,转身就往门口走。


索隆翻了个白眼。女人!他就知道又是女人!他真是讨厌极了厨子这该死的职业道德素养,呸,他简直就是陶醉其中!天天穿个小Polo衫混迹在酒吧左拥右抱,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眼看着山治哼着小调就要走出这个门,索隆没好气的对着他的背后比了个中指。


然后当天晚上罗罗诺亚山治就夜不归宿了。索隆抱着冰凉的另外半边被子气的干瞪眼,分分钟就想出去把那混蛋拎回来。鬼知道那家伙是不是又像上次那样被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野男人摸屁股!


早上没有被一脚踢醒,索隆直接睡到了日上三竿,醒来怀里还是抱着光秃秃的被子,连根圈眉都没有。


出差也就算了!就在自己的地方还敢让他一个人睡冷被子!这个白痴圈眉怕不是要上天了吧!


索隆臭着脸干脆的翘了一天班,强尼约瑟夫的电话一个也没接,穿着个大裤衩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就等着他那个浪没边的混蛋男朋友回来,非得要操的他下不了床不可!


然而第二天晚上山治也没有回来。


从五点开始索隆开始下意识的瞟墙上的挂钟,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脑子了。从那个臭厨子不会是喝多了吧到那家伙不会是昨天刚顶上自己的姓今天就跟别人私奔去了?!甚至还具体到了山治是不是就是特意要了他的特许通行,然后从西岸坐船跑路了。


等到八点的时候索隆实在坐不住了,如果混账厨子真是玩的乐不思蜀了倒还好…但他前几天刚从西岸查出一批上岸的"私货",竟然藏在他名下货物的夹层里。西岸那边一直都有些老鼠搞些小动作,这一次竟然敢算计到他头上来,弗兰奇直接带人去把那片翻了个遍,虽然是捉出了一大批人,但并没有找到对方的基地在哪里。


山治这次搞这个事的时机太巧妙,他也想到了这一层,但凭厨子的能力他也并没有把这个事放在心上,他爱怎么闹就随他闹,能把那个组织查个水落石出当然最好,但他直接失联这么久…


索隆跑回房间翻那个响了一上午的手机,它被压在乱七八糟的也没收拾的被子底下,索隆一把掀起被子扔到一旁,手机只有7电了。


无人接听。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不好的预感顺着他的脊柱爬上他的脑子。后他往手机里拨了那个倒背如流的手机号,那是山治的手机,他从不让他存,因为他们的角色定位一直都是包养和被包养的关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与其让人发现金主和小情人的关系好的非比寻常,倒不如直接什么都省了。


然而这个电话也没有人接。


索隆让自己冷静下来,抓起外套把手机往口袋里一塞就往外跑,也许是神经崩的太紧让他所有的行事都是潜意识的,飚到120码眼睛还盯着手机上的导航系统,竟然正确的到了西岸那片红灯区。


然后他的手机挣扎着闪了两下屏,自动关机了。


索隆把车丢在路边,下车的时候把外套拉到领口,帽子严实的裹住他的头发,让人完全看不出来他是谁,这地方是他名下的,所有店主都认识他,不能打草惊蛇。


西岸沿海,有一溜海景酒吧,索隆就钻进去一家一家的找,有的鱼龙混杂的他就凑到每个人面前看,在醉生梦死的人群中神不知鬼不觉的逛完了每一间包房,每一个金色头发的男人都被他打量了个遍。


没有。


该死的,到底去哪里了!


索隆烦躁的想把这里所有的店都掀了,为了不暴露身份他连和道都没带,和道一文字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只有握着它才能让他安下心来。


最后一家了,索隆抬头看着那个闪烁的霓虹灯,这里每一家都很热闹,西岸这是一排的酒吧,再往后走是一大片停泊场,有许多废弃的集装箱,所以相比较来说越往里走就越冷清,这样也好,他找人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他把帽子又往下拉了拉,推门走了进去。


还不等店里迎客的小姐走到他跟前,他的背后突然传来一声撞击,好像是什么人直接倒到了门上把门撞开了,这地方走两步就是一个醉鬼,索隆并没在意。


"快…快让我打个电话!!把罗罗诺亚先生叫过来!!"


索隆一颤,他猛的回头揪住那个男人的衣领,那人颤颤巍巍的被他拎在手里,赫然发现这个脸上青青紫紫的就是强尼!


"大…!"强尼显然也发现了他,差点就要哭着嚎出他的名字,被索隆一把捂住嘴,连拖带拽的拉出了酒吧大门。


酒吧里的灯光很昏暗,在门口的霓虹灯招牌下他才看见强尼一身衣服皱皱巴巴,不仅是脸上挂了彩,从那些鞋印都能看出他刚经历了什么。索隆的眼神一瞬间就冷了下来,"怎么回事?圈眉呢?!约瑟夫呢?!"


强尼抹了一把眼睛,"山治大哥被他们抓走了!!约瑟夫和我只是被打了一顿,但是山治大哥不知道被抓到哪里去了!!"


索隆呼吸一滞,一瞬间就想起了被他扔在角落一整天的手机。他尽量保持着话语的平静,"到底怎么回事?!"


强尼这才稍微冷静了一点,"昨天山治大哥一来西岸就到处说他以后改名了,要姓罗罗诺亚了,然后我和约瑟夫还去敬了他一杯酒…"


"说重点!"索隆咬着牙打断强尼絮絮叨叨的话。


"是…是!昨晚上山治大哥把这一排都跑了个遍,前几家店还请了全场,所有人都知道这事儿了。然后今天早上我跟约瑟夫就看见有一个人背着他往停泊场走!我跟约瑟夫直接冲上去把人拦下来了…"说到这里强尼瞄着索隆越来越黑的脸色,声音都变轻了不少。


"继续说。"索隆沉声说。


"那个人问我们是谁,我们就说罗罗诺亚索隆是我们大哥,让他把山治大哥放下,"强尼舔了舔嘴角,"然后旁边突然就冒出来好几个人,轮着铁棍就往我和约瑟夫身上揍,山治大哥突然睁开眼睛把那个男人撂倒在地上,又一个人踢飞了好几个…"


强尼说着声音又低了下去。显然山治是故意装睡着的,他们两个鲁莽的行动让山治不得不主动暴露。


"然后山治大哥就让我们赶紧跑,我和约瑟夫跑了几步觉得怎么能把山治大哥一个人丢下!就又回去重新参战!然…然后……"


然后当然是三个人都被捉了个正着。


强尼低着头不敢看索隆的脸色。


"是在停泊场是吧。"索隆缓缓开口。


"是…是。"


"约瑟夫和圈眉都在里面是吧。你先回去让医生看看,"绿发男人那压迫性的气场让强尼都有些腿软,"然后明天来我这里领罚。"


——————————
海运的一般都是成吨的货物,他们岛的主要港口也就在这里,一个一个的找集装箱怕是不知道要找到何年何月去。索隆现在什么都顾不上了——只要一想到厨子暴露在不知道哪里来的混账家伙手里他的手心就止不住的出汗。


然而对方仿佛是在刻意挑衅他一样,索隆刚走了几步就看见一簇灯光。


这个点在集装箱里亮着灯——索隆冷笑一声,这不就是在等他么?


走到那个大约有一间样板房大小的集装箱面前索隆才发现原来后面还有不少是紧贴着最前面这一个的,大概是把这里当大本营了吧。在他名下的地方住了一窝蚂蚁,很好。


索隆还没进去就听见里面传来某人被塞着嘴发出的呜咽声,他心下一惊几乎是扑进了门——然后看见了被五花大绑的约瑟夫。他被麻绳勒的像个粽子一样,嘴里还塞着一团烂布,一看见他就惊慌的摇头,示意他不要进去。


集装箱内部果然跟他想的一样是打通拼起来的,正对着门的那块板上开了个门,门板紧闭着,约瑟夫横躺在门前。


索隆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就像没看见约瑟夫疯狂的摇头一样。集装箱里静悄悄的,只有约瑟夫含糊不清的声音,索隆绕到门轴的背后,伸手去够绑着约瑟夫的麻绳。


推了他一把让他翻了个身,把绳结露出来,突然一股白雾直冲他面门!他闭上眼睛之前依稀只看见约瑟夫的后背上装的玩意儿,那大概是个什么按压开关,只要约瑟夫被翻过来,后背不压着地面就会触发的小机关。


约瑟夫惊恐的努力回头看索隆,却只看见绿发男人眼睛一闭直直的往后仰去。他努力的发出声音希望得到索隆哪怕一点点回应,然而什么都没有。


安静的集装箱又只剩他挣扎的声音,他甚至都无法确定索隆是否还有呼吸。大概过了五分钟,从大门口,而并非他身边这个小门,进来了几个人,带着得意洋洋的笑容把失去意识的索隆拖出了他的视线范围。


约瑟夫手脚并用的想要挣开绳索,然而都是徒劳。那麻绳勒的他使不上劲来,那几个人并没有把他也一起带走,空荡荡的集装箱只剩了他一个人。


索隆是被左脸上突然的钝痛惊醒的,他睁开眼睛就看见一个小个子的男人一副正要挥拳的样子,右手上还扣着虎指。索隆晃了晃脑袋,嘴角被牵扯的生疼,估计是被揍出血了。


小个子的男人发现他醒了,马上洋洋得意的笑了起来,"罗罗诺亚索隆,你小子也该翻船了吧!"


索隆根本就不搭理他,这地方显然已经不是集装箱里,四面都是墙壁,一个窗户也没有,打着大灯照在他的脸上。他的眼睛十分不适的眯了眯。


那人见索隆不说话,当他是还没反应过来,就更得意了,"你一定猜不到我们在哪儿吧。是不是觉得很惊讶呢,你的地盘上有我们的一席之地你还毫无所觉——"


"这里是地下吧。"索隆打断了他。并且从那人震惊的表情中他知道自己说对了。


于是他补了一个十分嘲笑的冷哼,那人立刻挥拳又给他来了一下。冰凉的金属把他的头砸的偏向一边,那人就像只会照着嘴角来似的,索隆扯着嘴角动了两下,又冷笑了一声。


"揍人都不会么?不过也是,像这种软绵绵的拳头不戴上点什么还真怕打疼你了。喂,你做[]爱的时候该不会也要戴个金刚套吧?"拖山治的福,他在挑衅这件事上简直一日比一日精通。


小个子脸上的表情不可谓不精彩,他戴着虎指原本就是为了给索隆一个教训,反倒被说成是怕揍疼了自己的手!眼看着周围还站了一圈自己的手下,小个子脸上觉得有些挂不住了。他狠瞪了索隆一眼,当然他还没有被挂着手腕吊起来的索隆高,仰视的感觉又让他心头烧起一把火。


"把那家伙带过来!"小个子转身大声对门口的人说,"罗罗诺亚,别以为我还没办法治你了!"


绿发男人那种不屑一顾的眼神实在令他怒火中烧!而且他从醒来开始甚至都没问过一句他们是什么人!就好像他们是谁根本就无关紧要一样!


小个子阴狠的盯着门口,好像能从那个乌漆墨黑的方向看出朵花来。索隆偷偷握了握拳,他的两条腿也被锁链固定住并且着不了地,全身的重量都加在两个手腕子上。


门口传来有人走路的声音和哐当哐当的锁链声,小个子男人这才又露出了那个得意的笑容。


索隆的目光也投向门口——他几乎可以肯定被带过来的会是山治,在这地方才不会有人给他煎鹅肝煮红茶,那一下一下的锁链声就像敲在索隆的心上。


然后一个人被扔了进来,是的扔了进来。除了那头乱七八糟的金发简直看不出地上这个气若游丝的人是昨天还在他办公室跟他斗嘴的混蛋。索隆的一瞬间满溢的杀气让小个子吓的一颤,回头仔细打量了他手脚上的链子还结实着这才呼出一口气。又照着他的肚子来了一拳,"罗罗诺亚,这个就是你小情儿吧?"


索隆闷哼一声,仍旧一言不发,眼睛却紧紧的黏在地上那个破布一般的人身上。他清楚的记得山治昨天从他办公室出去的时候穿的是一件黑色的T恤上面印着一个大大的hey,miss。现在那件黑色的皱皱巴巴T恤,或者说是布更合适,裂了几个大大的口子,依稀可以看见里面青紫的痕迹,黑色的T恤都被染出了深深浅浅的紫红色。


山治其实并不瘦,起码不像他看起来那么瘦,他有一身结实漂亮的肌肉,但他现在趴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样子简直就像没有骨头一样。


他能看见的位置,那双腿,脚踝上有两个很重的勒痕,还缠着一圈圈的锁链把两条小腿紧紧的捆在一起,裤脚有些破裂有些被掀起来,大概是挣扎过,紫红色痕迹的在那双脚格外刺眼。估计这帮人也是发现了厨子最不好对付的就是那双腿,指不定用什么玩意儿拴在铁链另一头制住了。


山治被扔在地上的时候蜷成一团,索隆看不见他的手——最好是没事。


扛着山治进来的人接到了小个子的一个眼神示意,一把揪起那头金灿灿的头发,把他整个人在地上拖着走,那条捆着他双腿的锁链吭哧吭哧的砸在地上,这里的地就是沙泥,到处都是小石子,铁链子每磕一下都直接的反应在那双脚踝上…还有被裤腿包裹着的小腿肌肉上,那些地方都不知道该成什么样了。


索隆猛挣了一下吊着他手腕的那玩意儿,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山治应当是穿着干净合身的西装坐在他的办公桌上带着欠扁的笑容抽烟的,那模样又可恨又可爱——


整个地下室里的人都被他这一下动静惊的掏出枪来,四面八方黑洞洞的枪口全都瞄准他的脑袋,索隆无动于衷的继续盯着那个还拖着山治走的男人,那个男人几乎被这眼神吓的腿抖,小个子马上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不用担心,绿头发的男人还被好好的绑在原地。但那人好像并没有完全克服心中的恐惧,即使是被戴上项圈的狮子若是张开嘴让人瞥一眼那獠牙也是骇人的。他不再像之前那样慢悠悠的,似乎就是做给索隆看的速度,而是三步并作两步的把山治拖到了另一条从上向下垂着的锁链下面。


山治嘴里发出一些含糊不清的声音,也不知道为什么被这样折腾都醒不过来。他的头发被拽的乱七八糟,整个人在满是泥沙颗粒的地板上拖行了好几米,现在又被拎起双手挂上那条悬链。


索隆这才看见他的双手竟然也被缠了一圈圈的锁链。


小个子不断地打量他的神色,似乎终于放下心来,一是庆幸自己果然捉对了人,二十显然那个魔兽罗罗诺亚索隆现在就落在他手里任人鱼肉。


"你是不是很奇怪他怎么还不醒?"小个子故意站在他和山治的中间,掌控全局的自信心让他不再觉得索隆的俯视无法忍受,"你不觉得你也无法动弹么?哈哈!你以为那批私货是什么!现在什么最值钱?毒[]品?军[]火?"


他嘿嘿一笑,"是医疗。这麻药的滋味怎么样?你可知道那一小支花了我多少钱?你又知道被你烧掉的那些值多少钱!!"小个子双眼充血的揪着他的领子,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完全没有意识到被他揪着领子的人刚刚还挣动了那条锁链。


索隆又回到了原先那副目中无人的样子,他的眼睛就一直盯着那个同样被挂起来的,只是还垂着头的人身上。


小个子扭曲的笑了一下,"你小情人估计没想到刚摊上你这么个金主就遇上这样的事吧?听说他还挺能打的?怎样,在床上很带劲吧?"


索隆猛的对上他的视线,小个子像陷入了另一种扭曲的状态中似的,毫不畏惧的和他对视。那都是钱啊!!他孤注一掷垄断了整座岛的麻醉,在他们这样的无法地带,每天被送进医院的人数不胜数,就连流民巷的街头诊所都必须备着齐全的医疗器具,麻醉更是必不可少。而这个罗罗诺亚…他竟然就这样一把火直接全部烧了!


这么多年来在他的地盘上夹着尾巴做人他真的受够了!!好不容易能赚一票大的……


小个子的牙咬的滋滋响,他只恨不得把索隆的脑袋砍下来!这当然是要的,但在这之前…他也要让他尝到更痛苦的滋味!!


小个子狞笑一声,亲自动手把山治双腿上的锁链崩紧,山治的位置比他还高些,他的两条腿被绑在一起崩的笔直,一圈一圈的锁链另一头拴着一个巨大的铁块。


哼…看来是在厨子那里吃过苦头了。


那双手,他终于看见它们了,十指无力的垂着,就这么一会儿腕子被那乌黑的玩意儿勒的发红,主要的伤处都是集中在前胸后背上。


简直像在泥巴里滚过一样。


那个衬衣永远一丝不苟,每天早起都要打理那头金发的山治,现在看起来简直就是从泥地里捞出来的。他现在从头到脚都展现在索隆面前,衣服上并不是灰尘,而是黏在上面的泥土。


也不知道是被水黏上去的,还是被血黏上去的。


小个子确定了山治整个人都被牢牢的控制住了之后,拍了拍手站了起来。


他回过头挑衅的看了索隆一眼,那个绿头发的男人嘴唇抿的紧紧的。这就对了!就是要这样!!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叠刀,灯光反射在银白的刀面上在山治脸上撒下一小片光,"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把他叫醒呢?"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索隆。


愤怒啊!发怒啊!他要激怒他,他要用锁链把他捆在深渊,要让他在峭壁上受千刀万剐!


他又咧着嘴一笑,那模样在索隆眼里简直说不出的恶心。他绕到山治身后,阴阳怪气的说,"你猜我发现了什么?罗罗诺亚。你小情人身上怎么还有伤啊?该不会是…你们玩出来的吧?哈哈哈哈哈哈!!!"


小个子两刀把山治那件破破烂烂的衣服割了个稀巴烂,故意盯着那个漂亮流畅的脊背,他知道索隆看不见山治身后的情况,但能看见他拿着那把刀。


他的用刀背划过山治后腰上那条旧伤,抬头盯着索隆,果不其然对方也在盯着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眼神!!


小刀在他手里悬空一转,照着那道伤疤就是一刀,鲜血直直的溅上他的衣服,伴随着这割裂的声音还有一声痛呼——山治猛的昂起头睁大了眼睛,他的身体极不自然的像后弓起,然后又迅速无力的恢复原状,他垂着头大口呼吸,后腰尖锐的痛觉刺激着他的大脑,身体却完全不听使唤。


"…山治!!"索隆下意识的就喊出了那个名字。


山治的脑子好像还处在混沌之中,痛觉一直不断地充满着他的大脑,导致听见那声叫喊之后他好一会儿才抬起头。


"…索隆?"他试图张开嘴说话,但只是含糊不清的发出了两个音节。他的眼睛缓慢的眨了眨,似乎还在刚刚被一刀割破旧伤的反应。


小个子大笑出声,他又走到山治面前,金发男人垂着脑袋,他拿起那把刀,把上面鲜红的液体一点点抹在他的头发和脸上。


"罗罗诺亚,"小个子十分满意的打量着面前那个人,"你不觉得你小情人这样更漂亮了吗?"


有血珠子顺着金发落在地上,而这和厨子身后他看不见的地方淌下来的那摊血根本不算什么。索隆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冰凉了——他当然知道这样下去会发生什么,如果就这样放任厨子挂在那儿流血,根本用不了多久他那个小小的脑袋就再也抬不起来了!!


不能等了。


他之前还想着要见到厨子再做打算,见到了之后还瞻前顾后怕无法把人周全的带出去——他就是个白痴!!索隆飞快的打量了一下,房间内大约站了二十到三十个人,并且每个人都有配枪…他不能犹豫了。这种时候只能相信他一如既往的好运。


门外突然传来乱七八糟的声音。


一下子打断了索隆,还有在场所有人。小个子第一个惊慌起来,必然的,他把草帽的二当家困在这地方吊起来折磨,只要索隆活着走出这里,那么被一枪崩了脑袋就是最好的结局。


他马上指挥站在门口的人出去看看情况——状况突变就发生在这一瞬间!一个铁块直接轮过半屋子人的脑袋,圆心赫然就是刚刚还要断气了似的金发男人!在索隆身边的反应快的马上就要掏枪崩了绿发男人,手才刚伸进枪夹,突然一声巨响,索隆直接双手攥着头顶的锁链,两腿把埋在地下的锁链连根拔起!离索隆最近的那个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被一双腿扭断了脖子。


索隆没空抬头去看一眼山治,也完全腾不出脑子思考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两腿夹着那个人往地上一砸,硬生生把自己从天花板上拽了下来!


但这个时候已经有的掏出枪一通乱射,索隆一个俯冲,站的最远的那个只觉得绿头发的男人只用了一秒钟就冲到了他面前——踩着他同伴的尸体——暴怒的魔兽。


局势变得太快,一眨眼屋里三十个带枪的人就没有一个还站着的了。小个子直接吓懵了,他就眼睁睁的看着山治那双腿甩着那玩意儿跟玩儿似的,锁链一节一节从他脚腕子上连皮带肉的抠下来,那生风的玩意儿就擦着他的脑袋顶飞过!!然后吊着山治双手的锁链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解开了,那个刚刚还在他面前被他一刀划开后腰的男人宛如恶魔一般站在他面前。


其实山治并不像他看起来这么轻松,那一刀是实打实的扎在他身上,刚刚那一击简直痛的他差点晕过去。他喘着气稳了稳脚步,冷笑着看着那个已经站不稳跌坐在地上的小个子,"喂,有火么?"


刚说完这句话后背就落进了一个胸膛,温热的体温和剧烈的心跳让山治不自觉的就把重量倚靠了上去。


"你…你…你到、到底是什么人…"小个子已经快翻白眼了,这个罗罗诺亚的小情人显然超出了他的想象力太多,这么个强劲的战斗力竟然一点名号都没有。


"你听说过'黑足'么?"索隆低沉的声音在山治脑后响起。


小个子十分给面子的两眼一翻白昏死过去,正在这时门被猛的破开,摆了个单手指天的酷炫pose的长鼻子狙击手差点被索隆捡起地上的锁链直接扔过去。


山治软绵绵的靠在他怀里,索隆的手按在山治那还在血崩的伤口上,一言不发的直接把人抱起来往外走。


经过乌索普身边的时候,两个人浑身是血的样子把乌索普吓了个半死,急忙推开整整齐齐站在他身后的手下让两人出去。


我上一次看见索隆这个表情还是他的和道一文字失踪的时候。


乌索普心有余悸的如是说。


————————————
"喂。"山治咬着苹果含糊不清的说。


索隆不理他,低头削削削。


"喂!"山治提高了一点声音,然后又被塞了一块新的苹果堵住嘴。


看着索隆那张怄气脸,山治又无奈又好笑。


"喂…"他这次放软了声调,转念想了想又补了一句,"…疼。"


索隆这才抬头看他,"活该。"


山治气结。


"到底怎么回事?"索隆臭着一张脸问他。他除了手腕子上蹭破了点皮,别的基本没什么毛病,这厨子当年那个旧伤就差点伤到脊髓,这回又是在同样的位置又挑了一刀!!他差点就站不起来了!!还在这没心没肺!!


"…就是上次私货那个事,"山治眨了眨眼睛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无害一点,"你知道我在西岸混得开,我想把那粒沙子抠出来很久了。"


"你特么这是抠沙子??你这是抠你小命。"索隆面无表情的骂他。


山治怂了怂肩膀,"正好出了私货那个事,我想着他们肯定对你怀恨在心。弗兰奇捉了一批人,到底还是没找到老巢在哪里,我就想着干脆去引蛇出洞好了。"


"我一定是疯了才会同意你说什么罗罗诺亚。"


"放心啦我这不是没事嘛!强尼身上我放了一个追踪器,只是还没告诉他这事他就被放了,还好乌索普做的这玩意儿有记录功能…"山治洋洋得意的还没说完就被索隆打断了。


"你丫这是没事儿?!"索隆简直想揪着那个领子给他两拳,"既然你没被注射肌肉松弛剂为什么不跑?"


"你白痴啊,"山治翻了个白眼,"你又不是没看见那底下关着多少人。我跑了他们还能在原地等我过来掀摊子才有鬼了,肯定要等着有人带人来啊!谁想到你特么也是一个人!你白痴啊!!"


索隆没好气的瞪着他,又想说我知道你出事了还有空想那些,又想说你丫这么大爱能不能分点爱放他那小身板上。


那些个拼在一起的集装箱不过就是幌子,真正的基地正在那地下!那小个子说是卖医疗的生意,关了那么多人,怕也是他那"生意"的一部分吧。


山治突然想起了点什么,"你最后对那家伙说那个做什么?"


"嗯?"


"黑足什么的。"黑足是他的另一个名字,当然了知道黑足和山治是同一个人的屈指可数。他搞情报惯了,当然不能用黑足这个传说中草帽赫赫有名的战斗员的名字。


"没什么不好吧,"索隆不以为意到,又犹豫了一下,"你就直接把这个称号顶出来得了。"


山治一看索隆那张脸就知道这家伙肯定是想让他穿上黑足的衣服,起码这个称号摆出来还是十分有威慑力的。一想到剑士别扭的关心山治就忍不住漏了几声笑。


索隆的脸马上就更臭了,山治看着那张臭脸才想起来索隆正生气呢,又放软了语调,"你也没事吧?"


"我当然不会有事。"索隆又开始削苹果,那帮老鼠要是觉得那么一个简单的障眼法就能搞定他也太小看他了。说实话如果是他在布置那个陷阱,连约瑟夫都不需要,空城计倒着用也有奇效。


刚想到那两个手下,病房的门就被猛的推开,大呼小叫的扑进来两个鼻涕眼泪流了一脸的大男人,那自然是强尼和约瑟夫。


这两人一听说山治还受了伤,简直痛心疾首,都不用索隆说话,自己就想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惩罚措施让索隆挑,什么每天在海里泡八小时啊罚钱啊连发配边疆都列了出来,索隆满头黑线的全部否决,给了一个一个新惩罚。


"山治大哥!!你救救我们啊!!索隆大哥竟然让我们分摊他欠娜美大姐头的钱啊!!!"


没有了!

评论
热度 ( 124 )
  1. 诺恩XD阿阿阿阿阿燃 转载了此文字
    最后那个惩罚真是😂

© 西小調。 | Powered by LOFTER